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

发表时间:2020-10-23 10:22

小说《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作者是不吃胡萝卜,张祖淙白锦一是小说中的主角,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主要讲述了:白锦一对张祖淙这个人情有独钟,所以他收起自己的爪牙,只是为了得到张祖淙,而张祖淙命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也愿意和他在一起。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小说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
更新时间:2020-10-23
小编评语:但他还是个直男。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精选

突然前面的少年突然回过头看着他,晦涩不明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目光冷冽得让人不寒而栗:

“我希望你是个聪明人,既然知道了就该明白我的底线。”

“……”

白锦一没再多说猫着腰回去了,回去的路上嘴唇死死的抿着。

今天真的太危险了,幸好来得是需要帮助的林洐,要是张祖淙再早来几分钟或者刚好踏进这里平日里最喜欢的乖巧的半个养子其实是个坏家伙可能想都不想就把他发配边疆。

他还是大意了,在没有把握之前不能露出一点儿马脚……

张祖淙抬腕看了下时间,正要下车就看到白锦一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看到白锦一一脸阴沉,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双干净的眼睛比仿佛一个杀红了眼的打手还要充满杀气几倍。

这一眼让张祖淙觉得自己像被他锁定的猎物一般很不舒服。

愣了愣再定睛看白锦一的时候,看到那熟悉的干净摇了摇头,他一定是魔障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看着冷得直缩的白锦绣默默的调高空调:

“什么感觉?被草扎么?”

白锦一嘿嘿的笑了起来,神神秘秘的靠近张祖淙的耳边:

“太刺激了,就是那男的不行,就十分钟。”

“???”张祖淙大惊,看着一脸兴奋的白锦一下一秒脸色沉了下去,冷声质问道,“哪里学来的这些浑话?你才几岁?”

张祖淙觉得白锦一就不应该知道这些,在他映像里白锦一就应该是不染世俗的米虫。

以前他每次回家都能看见白锦一盘着腿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是在他办公的时候晃着两条长腿走到他身边戴着耳机打消消乐。

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他的恨铁不成钢,揪起来一顿说。

可现在孩子每天早出晚归甚至现在都不着家,更严重的是学坏了!

张祖淙气的找不着北,根本就忘记了自己六岁就讲得一口浑话,比白锦一这些过分多得多。

张祖淙一顿质问把白锦一问懵了,他就随便扯了一句而已。

看着快气撅过去的了张祖淙,白锦一连忙道:

“我骗你的,我没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张祖淙一顿,斜了他一眼:

“真的?”

白锦一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哪里敢啊,片儿都不敢看……”

白锦一说着说着耳朵都红了,典型的嘴巴比脑子快。

张祖淙用手指弹了弹他的脑门,语气缓和了一些:

“那骗人对了?”

“不对不对!”白锦一捂着脑门,可怜巴巴的看向张祖淙,“别生气了嘛。”

张祖淙冷哼,嘴角却扬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白锦一叽叽喳喳的倒也过得挺快。

到车库的时候白锦一抱紧了书包打开门犹豫了一下,红着脸问道:

“哥,一起看片吗?”

张祖淙被这一声哥喊得心神荡漾,如果不是后面的内容的话。

“想死?”

“我先回去了!”

张祖淙看着跑进别墅里的身影,失声笑了出来。

白锦一回去的时候看到管家正在调地暖的温度,走过去从包里面掏出来一包草药递给管家,笑眯眯的道:

“给你买的,天气冷睡前泡一泡就暖和了。”

管家接过去微微欠身:

“谢白少爷。”

白锦一趁他不注意把自己那一间房间的温度调低然后盖上盖子回去把草药包一一发到佣人手里。

张祖淙回来的时候看到佣人手里的草药包在看到沙发上白锦一本来鼓鼓囊囊的书包瘪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怪不得他们比拥护自己还要拥护白锦一呢。

白锦一端着牛奶从厨房出来想到了自己那些话红着脸话也不说就转弯上楼,丢了一句:

“我得回去写作业了,淙叔叔晚安。”

白锦一这个后知后觉的羞意估计要维持到早上去了。

张祖淙也懒得搭理他,回了自己房间。

谁知道过了一个小时后白锦一又推开了他的门。

张祖淙放下文件挑眉看到那先是探进一个毛茸茸的兔子脑袋时愣了愣,这又是干嘛?

脑袋探进来后身子也贴着门进来了,贴着门抱着枕头,道:

“淙叔叔,我想蹭一蹭你的地毯,我那儿冷。”

白锦一穿着一套兔子睡衣,抱着枕头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暖气太足的原因红扑扑的,还戴着兔帽子看上去可爱又有一点儿欲。

这可比兔女郎好看多得多张祖淙想。

张祖淙视线下移,看到那光着的脚丫拧了拧眉,只不过没说什么,男孩子嘛,随便养养。

“我这儿可没有片儿给你看。”

白锦一本来就红的脸更加红了,支支吾吾道:

“我也没有要看,我真的睡觉。”

张祖淙不说话继续拿起文件翻看。

白锦一见他没赶自己,迅速找了角落铺好枕头然后躺了下去,看着张祖淙专注的侧脸有些走神。

张祖淙的颜值可以说是申城上流社会的天花板,与主流审美不同,张祖淙长相太有攻击性,下巴没有那么尖,而是比较强势的带一点儿钝感的形状,再往上衔接着非常 清晰的下颌线,以及转角同样锐利的下颌角。

白锦一一直都觉得张祖淙最好看的就是下颌,硬朗、坚决、雄性风采,尽在这几根线条里。

白锦一心脏一阵猛烈的跳动他看这张脸看了十多年了可看一次还是会心动一次。

“淙叔叔,你真的好帅啊?”

张祖淙偏头看白锦一,眼睛里毫无杂质满是真挚,给人一种他说的就是实话的感觉。

生活中生意场上他这张脸收过太多夸赞,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高兴,也第一次因为这张脸而感到骄傲。

“废话什么?快睡。”

白锦一嘿嘿笑笑:“真的,我要是女孩子就好了,我一定追你。”

白锦一说完闭上眼睛,或许他是女孩子就不用喜欢得那么辛苦了,他就可以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张祖淙看着他微微颤抖的眼皮不知道为什么,在白锦一这句话里面听出了浓厚的无奈与落寞,这种感觉直戳他的心脏,一阵钝痛自心底传来。

他放下文件不由自主走下床把白锦一抱起来丢在床上然后用腿去热他那双冰冷的脚。

“淙叔叔?”白锦一睁开眼睛。

“睡,”张祖淙捂住他的眼睛,“又不是狗干嘛天天睡地上。”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小说
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
小说《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作者是不吃胡萝卜,张祖淙白锦一是小说中的主角,你再不弯我就黑化了主要讲述了:白锦一对张祖淙这个人情有独钟,所以他收起自己的爪牙,只是为了得到张祖淙,而张祖淙命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也愿意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