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海平面上升

海平面上升

发表时间:2022-05-11 11:51

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海平面上升》,海平面上升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由作者广谱抗菌药所著的小说围绕陆印阮辞两位主角开展故事:陆印喜欢和阮辞在一起的日子,这对他来说就是最特殊的生活。

热门评价:是他一直都喜欢的。

海平面上升小说
海平面上升
更新时间:2022-05-11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海平面上升》精选

停下来之后阮辞立马回头看王老头的情况,“爷!没撞到哪里吧?”

王老头抓住了扶手又系了安全带,没有受伤,只是被勒得胸口闷疼,他向阮辞摆摆手,“我没,没事。”

阮辞见王老头无碍,心下松了口气,他没有理前方车辆对他这边喊抱歉的声音,解了安全带,阴着脸打开车门,直直走向车后面。

车灯忽闪忽闪,晃在人脸上,一下亮一下暗。

嘀嘀嗒嗒的车警报声在周围连成一片,一辆接着一辆追尾,谩骂与肢体冲突的乱声交叠在一起,不分上下,高速上挤满了车,前方顺延排了一溜,没有尽头。

阮辞用手推了推车后的保险杠,没松,很好,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查看,中间的保险杠被撞瘪下去了,右侧的车灯也被擦到,灭了,只剩下左侧的车灯还亮着。

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脑子上涌。

阮辞面向后面的车子吊儿郎当地站着,那车是黑色的,一辆SUV,看起来不便宜,阮辞扯了一下嘴角,随后猛地一脚踹上那车的车前盖,轿车被他踹的一晃。

轿车的旁边起来了一个人。

光线昏暗,那人离得远,阮辞只能看到脸的大概,那人长相嫩得很,个子却蛮高,穿着卫衣和运动裤。

年轻人啊。

阮辞牵了牵嘴角,他走近那个年轻男人,抬起手指着那辆SUV,脸色很不好,“你开的车?车他妈的刹都刹不住。”

“抱歉,撞到你的车了。”那人眼睛黑乌乌的,他向阮辞道歉,却没有道歉的语气,“我才拿到驾照。”

阮辞知道大家都是受害者。

可他之前被车蹩差点和白车撞上的气还没消,年轻男人淡淡的态度令他有些不爽,他嗤了一声,凑近了年轻男人的脸,“才拿驾照开什么破车?大家都在逃命。”

那人和阮辞对视着,没有移开视线。

盯了一会儿,阮辞先收回了视线,没再看他,转头走回车子,开门坐进了驾驶座。

“车子怎么样啊?”王老头要解安全带下车去瞧,一只偏瘫的手始终使不上劲儿。

阮辞上来了,“爷你坐着,车子没事。”

阮辞胳膊搭在方向盘上,看着前方绵延不绝的车队,心沉了下来。

车前盖里面冒烟了。

陆印始终启动不了车的发动机,他下车打开车前盖,发现里面冒了烟,他看了看前方的车子,觉得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便去后备箱拿了工具捣鼓。

捣鼓了好久,久到最前方的车辆开始蜗牛般的挪动了,陆印也没把车子捣鼓好。

他的车子用不了了。

阮辞熄了车子的火,趴在方向盘上小憩。

过了好一会儿,旁边的车喇叭唤醒了他,他抬头看,望见最前面的车好像慢慢挪起来了,于是就发动了车等着,目光无意中扫到后视镜,看见承受了他无名怒火的年轻男人正傻呆呆地站在车旁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阮辞开了车门下来。

“辞,辞娃?”王老头好奇地喊了阮辞一声。

“爷,我去后面看下。”

阮辞走到了年轻男人的车前,见车前盖在冒烟,“车坏了?”

年轻男人点点头,“车抛锚了。”

“那你怎么走?”

阮辞问了一句。

“不知道。”

阮辞打量了一下年轻男人的车,前后走了一圈,看了看车内,他面上不显,走到那人面前,“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年轻男人道。

阮辞嗤笑了一声,“你他妈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有回答阮辞,只是静静地望着阮辞,仿佛没听见阮辞这一句轻蔑的问,等待着他说下一句。

“你车堵着后面,后面的路只会更堵。”阮辞瞥了一眼年轻男人车后方。

“我会挪。”

阮辞哼了一声,“你挪个屁。”说完,他便没管他,又坐回了车里。

车队蜗牛似的爬,动了没有几米,又停了,前方路段还有一个枢纽,过了这个枢纽,才能到湖城,车子堵得厉害,导航一直在更新路况。

他回头看了一眼王老头,老年人熬不住,歪着头睡着了,发出了鼻鼾声。阮辞嫌吵,干脆关掉了导航的声音。

晚上十点了。

在这段路,他们堵了快一个小时。

高速路上没有路灯,但是排了四条长队的车们都开了近光灯,灯光连成一片,路两旁是荒无人烟的隔离带树林,黑得令人心慌。

周围人有的还在吵架,吵急眼的几个甚至都互相推推搡搡,有的人车里车载广播声音大,源源不断地向外传达着各种消息。

空中警报第三次响起,比之前两次弱,像是拉警报的范围扩大了,声音渐渐远离。

“沿海地区第五号紧急文件已经下发,通知能转移的居民尽快转移,目前无条件转移的居民请在高处等待救援……”

车队始终动不快,急性子的指着前方破口大骂。

阮辞“啧”了一声,拿手机回了他父母发来的关心信息,忍不住拉开车门,想要踮脚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打开车门站到高速路上,只觉路面上比之前亮了些,他用靴子踏了踏,发现路面已经有了水。

阮辞的表情变了,他往后面的车队往去,在看不见尽头的远处,黑暗里,朦朦中涌动着什么,却因为太黑,看不大清楚。

阮辞走了几步,低头看,左右四方漫得全是水,不过只是浅浅的一层,像是下雨天,他抬脸朝天空,没有雨滴。

哪怕夜晚难以分辨天气,在外面待了一会儿的人都能确认,今天无雨。

阮辞身上开始冒冷汗,他撇了一眼后头倚着车的年轻男人,“喂!”

坏了车的年轻男人没修好他的车,倚着他的车正盯着地面发呆,听到阮辞喊他,他抬头,车灯照着他的脸,阮辞因此看清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是疑惑。

“路面上有水。”阮辞道,“你看看后面有没有。”

年轻男人没动。

阮辞皱了皱眉头,他见人没动,便不再吭声,想自己去看,在他迈步的同时,年轻男人开口了,“有。”

“大概十五分钟前我就看到了。”

阮辞停住了脚步,年轻男人观察的这么仔细,他是没想到的,他抿嘴思考了一下,还是和年轻男人说话了,“天气预报今天是没雨的。”

年轻男人点头,“海平面上升的水。”

高速路上的人多,声音嘈杂,面对着后面车队的阮辞眼尖,他看到了远处乌乌压压一片,正在向他们这边涌动,刚才看不分明的朦胧景象有些清楚了。

是人。

阮辞一步步后退,他转头望了望前方,车队渐渐动了起来,便立刻做决定要回到车里。走到驾驶座旁,他想起来什么似的,瞄了一眼依旧倚在车边的男人。

“修不好了?”阮辞问。

年轻男人摊摊手,“我不太会修。”

阮辞手握紧了车门,迟疑了几秒,蓦地他松开手,心里也添了个主意,他对年轻男人喊话,“我再问你一遍,你要去哪里?”

年轻男人没再倚着车,他站直了,却还是双手抱臂,“我不知道,出来时没打算没计划。”

“东西齐吗?”阮辞问。

年轻男人点头,此时阮辞望见远处的人群越来越近,又回头望了望前方,发现前方的车队已经较为松动了,他脚下的水位渐渐升高,阮辞心里开始警惕,虽面上没变化,但他说话的语速快了起来,喊道,“上我车,你把东西都带上。”

年轻男人绕到后备箱那边,准备开箱拿东西。

潮潮的味道扑面而来,带着水里面常有的腥味,阮辞低声咒骂了一句,嫌年轻男人慢,朝他的车那边冲去,阮辞一手拽着年轻男人的手臂,一手抢过年轻男人的包。

阮辞看到路面上的水已经漫过了靴面,他环顾四周,见外面的人有的傻愣着还不知道在干嘛,盯着前方车队,有的半开车门在抽烟,他看不过眼,扯了一嗓子,“前面车都动了,你们他妈的还不开?”

年轻男人回头望了一眼,他很快反应过来,直接从阮辞手里提过了包,他自觉地绕到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

等到人上车了,阮辞不停歇地对前面按喇叭,长长的喇叭声催动了汽车。

“谢谢。”

按喇叭的间隙,阮辞听见旁边人的声音。

不过他有些心不在焉,随意嗯了几声。

王老头也被喇叭声吵醒了,他坐在副驾驶后面,醒来之后见阮辞好好地坐在驾驶座上,便放下心,老人眼睛不好,暗暗的车内环境让他没有发现多了一个人。

前面车流渐渐疏了,开到三四十码能走的时候,阮辞突然想起来,他还没问年轻男人的信息。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阮辞。”

“陆印。”

年轻男人一直观察着前面和后视镜,听到阮辞问他,转过了头看向阮辞。

闻见车内陌生的声音,王老头终于有了反应,“辞,辞娃?”他懵懵地看了看阮辞,再看了看年陆印,“怎,怎么多了,一个人?他,他是谁?”

阮辞轻哼了一声,“他?撞我车的。”

越开,轮胎行进的阻力越大,阮辞瞥了一眼后视镜,心道情况不妙,他加了油门提速,超过了两三辆车。

后面的车主好像发现更后面涌来了人,纷纷加快了速度,大灯闪个不停,阮辞开着车,不好老是分心,在他想要让陆印帮忙看后面情况时,陆印就自己开口了,“水已经漫到了你车轮胎的一半。”

像是无关己事,他平静地陈述着事实,“后面,水来了。”

海平面上升小说
海平面上升
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海平面上升》,海平面上升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由作者广谱抗菌药所著的小说围绕陆印阮辞两位主角开展故事:陆印喜欢和阮辞在一起的日子,这对他来说就是最特殊的生活。

热门评价:是他一直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