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

发表时间:2022-05-11 09:27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是由作者半花春色所著,温如简罗曼拉特维尔是小说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温如简的确是没有了自由,但他根本就不愿意和一个渣在一起,其实他也是害怕的。

网友热评:超级大海王情商为0总裁攻x惯会翻脸无情完美秘书受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小说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
更新时间:2022-05-11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精选

浑身发热,脑袋一度混沌,温如简紧咬嘴唇,扶着墙壁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

标了序号的房间肯定不能去,唯一能躲的地方就是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希望拉特维尔发觉他不见了后,能良心发现来找他。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

“咔嚓——”

前方的一扇门突然被打开。

扑面而来的是门里混乱而浓郁、各种各样糅杂在一起的信息素,温如简的脸色瞬间变得发白。

“哦~一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

有人带着兴味说道,那声音,就像猎人在看着一个可口却愚蠢冒失的猎物。

温如简转身想逃,头发却猛然被抓住,浑身无力的他只能被对方强制地拖拽进去,丢在了地上。

屋内瞬间如洪水般热闹了起来。

“你从哪里带来的小甜心?”

“呵,我就出门想叫个酒,他就送上门来了~”

“信息素好香啊!好像一种花的香气,我喜欢。”

耳边的声音嘈杂,一只手抓起了温如简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我的天!这位小甜心他可真漂亮!”

房间里浑浊的气味越来浓,非常难受,迷蒙的双眼只能看到无数个模糊的身影,这和曾经的一幕豁然重合。

温如简指尖卡进掌肉,眼底闪过某种狠绝。

不!

他不能被这些人……

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温如简的手摸到了一个硬物,抬起就向身后的人用力砸去!

“哐——”

温如简几乎咬破了舌尖,换来的清明让他找到机会冲了出去,身后立刻传来了男人愤怒的咆哮,“啊!我的脑袋!快!快给我抓住他!”

温如简靠着墙壁跌跌撞撞向着走廊的前方跑去,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慌乱之中,扶过的一扇门猛然一松,温如简的整个身体向里面倒去。

“那个Omega的气息往那个方向去了!”

“别过去了!”

“听说那边是VIP区……”

“这个信息素!是顶级Alpha!等级比我们高!快走快走!”

走廊处的声音越来越远,温如简却觉得此刻的自己宛若置身在一片冬日清冽的雪山之中,干净冰凉的罂雪味将鼻尖浑浊的气味全部驱逐,舒服得浑身忍不住颤栗。

冷冽的身影如同阴影向他笼罩而来,虚弱的身体还未来得及反应,手臂被用力一带,整个人就被粗暴地压在了墙壁上,冰冷刺骨的气息吹在他的头顶,“Omega?”

“呵?就这种手段吗?”

这位代表不仅给他下了助兴药,还送来一个女性Omega,当中心思一目了然。殊不知,这种行为不仅讨好不了人,反而还惹恼了向来脾气不好的拉特维尔。

他冷笑一声:“你会知道闯进我房间的下场!”

话音刚落,眼前的Omega却突然一个转身,扬起脖子咬住了他的喉结,见惯了勾引手段的拉特维尔脸色铁青,手掌紧紧掐住Omega的脖子就要把人丢出去,一股淡淡的清凉花香倏地侵入了他的鼻尖。

他的动作顿住了。

不浓,淡雅至极。

却像带着某种无法抵抗的诱惑,让一个晚上都没有兴致的拉特维尔,此刻却控制不住自己越发粗重的呼吸。

蓝色的眼眸猛缩成了锐利的金色。

他的发情期被诱发了!

不推反拉,将人抱入怀里,清雅的花香侵蚀着他的理智,低吟忍不住从喉间回荡,沙哑低沉。

男人搂着人一脚踹开里间房门,往床上一丢,伸手撕扯下碍事的衣服。

温如简长发扑散,背影纤细漂亮,裸露出来的脖颈肌肤泛着淡淡的粉色,让人心底忍不住升起一种想要凌虐的快感,在迷醉中,他摸到了腰上一颗漂亮的黑痣。

金色的眸子越发翻涌的厉害,再也无法克制的身体用力压了下去。

走廊处。

“快点!”

代表拉着自己的女儿往VIP房间走去,“这次机会难得,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只要让他标记你,你就可以成为罗曼家族最尊贵的夫人!”

一边走一边告诫道,“一定要好好伺候罗曼先生,知道吗?”

跟在他身后的少女羞涩地点头,双手拉着身上的披风,脚步不比父亲慢。

但就在一个转弯之际,两人都突然闻到了极为强烈的信息素,不仅有Alpha的,还有Omega的。

少女脸色瞬间苍白,差点尖叫着就要冲了过去,代表大惊失色,紧拉住女儿反身快速往回走。

等走出走廊,代表直接将女儿带走,对保镖严肃命令道:“选出一队Beta守好VIP区所有出入口,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想办法延长晚会,将所有人留到明天早上。”

“还有……”

将部署一一都吩咐下去后,代表才抬手擦了擦冷汗,心中依旧不安,神色阴冷,“让人守在房间外的人注意,一旦那个Omega出来,立刻把人带到我这里来!”

“是!”

代表双拳紧握,现在已经得罪了罗曼先生,但只要把这个Omega掌握在手中,他就还有机会。

晨曦微亮。

强大的生物钟让温如简挣扎着意识回笼,带着凉意的罂雪味似乎还包裹着他,让他浑身发热、身体发软,不由呻-吟出声,一股麻意从颈椎直冲到天灵盖。

但在强悍的理智和身体强烈的疼痛中,他睁开了双眼。

温如简揉着脑袋想要坐起身来,一只结实的手臂横在他腰上,长发被重物压着扯得他头皮发痛。

起身看到某张渣男的脸,偏偏脑袋里还在不停的浮现昨天晚上的混乱画面,身上各处传来的痛,让他的脸色黑沉如墨。

这家伙不是御女无数吗?

不是身经百战吗?

为什么到他这里就毫无技术?

只会横冲直撞的狗东西!

第一次扶腰的感觉让他很不爽,忍着疼,温如简抬起了腿就重重一脚下去!

沉睡中的男人痛哼一声,当即就半身不遂。

拉特维尔被剧烈的疼痛惊醒,睁开的双眼模糊,却伸手准确无误地抓住温如简的手腕,咬牙切齿一声气音即出,“你!”

“砰——”

温如简眼疾手快,拿起一盏台灯就用力向他的脑袋砸去!

拉特维尔身体一软,眼睛一闭,又倒回了床上。

温如简拍了拍胸口,这会舒坦了。

他不怕被上司认出来。

作为拉特维尔的秘书,温如简自然知道他的一些秘辛:

作为极优质Alpha,如果拉特维尔不及时发泄信息素,体内堆积太多就会造成身体的反噬,特别是制造信息素的地方——脑袋就会疼痛难耐。

也因此,他在一次极致的发情期后,不仅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还会出现记忆缺失的情况。

温如简丢下台灯,淡定地甩了甩手。

外面轮船“呜”了一声发出还在航行的声音,温如简从地上一堆破碎的衣服里翻出了手机。

时间是凌晨五点。

房间里的东西非常完备,熟练地翻找了几个地方,就摸出了不少的药膏,走进了浴室。

关上门,他第一时间走到镜子前,反身撩开头发看向自己的脖子后,那里依旧白皙一片,没有浮现属于Omega的纹路。

那代表他并还没有长出腺体。

温如简顿时松了口气。

他还是一个Beta。

半个小时后,温如简裹着浴衣走了出来,动了动鼻子,只闻到房间里浓浓的某种腥味,立刻捂着鼻子离开了里间。

趴在沙发上,他拿出手机开始入侵轮船的监控系统。

“咦?”

温如简疑惑地蹙起了眉头。

都不用他动手,昨晚的视频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是哪位“好心人”做的缺德事,他都还没有找到给他下套的人。

但现在时间紧迫,温如简只能将心中疑惑和不甘暂且放下,利用监控观察走廊里的布置,看到代表将每个出入都被堵得严严实实的,他瞬间就猜出昨晚的事怕是和他脱不开关系。

温如简滑动了几下屏幕,摸了摸下巴,笑了。

他有办法脱身了。

窗外的太阳已经缓缓升起,温如简迅速处理了房间的狼藉,连被子都换了下来,从窗户翻出又关上,外面正好有一排栏杆,贴着墙壁翻身躲进了隔壁房间。

“咚咚咚——”

温如简被震天动地的敲门声吵醒,才睡了半个小时,他迷迷糊糊从床上爬了下来,冲进浴室赶紧洗了个冷水脸。

穿戴整齐,温如简打开了房门,看到代表带着人就尽职尽守在敲门,“罗曼先生?轮船已经靠岸了,可以下船了。”

“罗曼先生……”

温如简立马侧身抬起手臂将人拦住,“代表,请您安静。”

代表似乎很意外能够在这里看到他。

温如简却不给他说话的时间,一脸严肃地警告道,“罗曼先生的起床气很重,如果被吵醒,他生气的后果你不会想体验……”

代表的神色慌乱,嘴唇微蠕,支支吾吾地开了口,“那个,Jane秘书,昨晚有一个Omega趁机给罗曼先生下-药诱发了他的发情期,两人已经在里面呆了一夜了……”

温如简脸色巨变:“那你为什么不通知我!?”

当然是故意不通知的。

大家都心知肚明,代表脸上却万分苦涩,“Jane秘书,你可能不知道,Alpha进入发情期一旦有人突然闯入会……”

“闭嘴!”

温如简厉声呵住他:“你怎么能让一个Omega靠近罗曼先生呢!”

似乎被他铁青的脸色吓到了,代表连连擦汗,“都怪那个Omega实在太狡猾了,让人防不胜防啊!”

反正两人都在演戏,温如简自然不会戳穿他,但听到这人骂自己,还是有些不爽。

不再理会他,拿出手机就拨通了罗曼家宅的电话,将轮船上的情况详细禀报。

管家立刻说道,“Jane,请您照顾好罗曼先生,我们会半小时内赶到。”

挂断电话后,温如简自然掌控住全场。

“将这一片的出入口都围住,不要让任何一个人出入,还有那些参加宴会无关紧要的人……”

代表连忙说道,“Jane秘书放心,防止有人闯进我让其他人都下轮船了……”

温如简心里直接mmp,“那如果他有同伙呢,岂不是也被你放走了?!”

这样他还怎么找算计他的人。

代表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在一个Beta面前漏了怯,脸色铁青,但一想到如今的局面,忍辱负重闭上了嘴。

温如简也假装无奈靠在一旁的墙上,借机让自己休息一下。

罗曼家族的人向来很有效率,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赶了过来,保镖迅速将整艘轮船团团围住。

乔伊斯作为罗曼家族的私人医生,自然也来了。

“乔伊斯先生。”

气质清冷的医生轻轻点头算是问候,但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乔伊斯突然脚步一停。

他突然回头看向温如简,抬手推了推鼻梁上轻巧的眼镜,目光平静却锐利,“Jane,你身上有少爷信息素的味道。”

温如简:“……”

大意了!

心中懊恼的同时,他面上轻轻一笑,低眉信手之间撩动了耳边的长发,“乔伊斯先生,那你再闻一下,这整条走廊是不是也有罗曼先生的信息素呢?还有代表他们……”

乔伊斯的视线在其他人身上转了一圈,然后微微蹙起了眉。

温如简就知道自己赌对了,假装无奈耸了耸肩,“而且,作为罗曼先生的秘书,昨晚我一直睡在隔壁房间里,自然会染上不少。我作为一个Beta,又没有信息素,也闻不到信息素,不是吗?”

“如若你不信,我回去让你测一测?”

乔伊斯定定的看着他,在这样的视线中温如简面色如常,心脏却忍不住多跳了一下。

屋内突然传来不小的动静,向来以罗曼家族继承人身体为首要义务地乔伊斯立刻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屋内,“不用了。”反手推门而入。

温如简紧绷的背脊悄悄松了下来。

没过一会,拉特维尔就被人抬了出来,乔伊斯的脸色更是多了几分冷冽,“那个Omega不见了,里面只有少爷一人。”

“怎么会……”温如简脸上诧异,满脸怒火地看向处于懵逼的代表,一通劈天盖地的责骂,“代表,这就是你说的,绝对守住了那位Omega,对方绝对逃不掉?”

代表一脸震惊,“怎……怎么可能?”

“代表,难道那人还能飞了不成?”

“Jane秘书!我,我真的没骗你,确实……”

代表一急就扑过来抓住他的手,痛哭流涕的不停地解释。

“!!!!”

温如简疼的差点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正好掐在他手上的伤口处,但乔伊斯还在眼前,他不能露出半分异样。

幸好,乔伊斯没那么多时间理会这些事情,“Jane秘书,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温如简沉重点头,“我知道了。”

看着他们离开后,温如简语气颇为咬牙切齿,“代表,我只是一个秘书,您向我说没有任何用处,还是等罗曼先生醒了,你向他解释去吧!”

让保镖帮将人扯开,温如简终于甩开了他的手,迫不及待带着保镖离开。

坐着车赶往罗曼家宅,看着宅内忙碌的佣人,管家将他拦在了门口,“这一次少爷也不知道要睡多久,公司的事情就要麻烦Jane秘书了。”

见他脸色苍白,关心道,“Jane秘书也要注意休息。”

“多谢管家。”

温如简行了一礼,拒绝了管家的好意,打了一辆车离开。

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找了李维。

李维是一个医生。

“谁啊!”

门打开后,李维伸手就把他拉了进去,震惊道,“简!你做什么去了?!怎么浑身上下都缠着一股Alpha的信息素?”

温如简扶着腰在沙发上趴下,抓住一个抱枕就垫在身下,总算找到了安心之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李维神色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拉着一个凳子在他身旁坐下,“简,不对吧,你不是很讨厌Alpha吗?是谁这么牛逼竟然能让你心甘情愿……”

“闭嘴吧你!我找你有事……”

温如简不耐地呵住了他,就见他的手已经贴到了他的额头上,“诶!你做什么?”

李维顿时收起了嬉皮笑脸,“简,你发烧了。”

“我发烧了?”

温如简也抬手摸了摸,立刻被额头的温度烫到,怪不得他一路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还以为是昨晚被拉着熬夜的原因。

“别乱动了,我去给你找药。”

李维站起身,从房间里迅速翻出退烧药让他吃下,放下茶杯,温如简又躺了回去,“帮我检血。”

听他这么说李维直接一愣,“验血做什么?”

犹豫了一瞬,温如简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李维终于也露出了严肃的神色,“你说的症状确实像分化,但是现在还没有这么快就见效的分化药剂。而且按你的描述,你出现症状的时间太短了。”

温如简蹙了蹙眉,其实有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愿回想的事情,他语气不焉,“我不放心。”

现在的他觉得当Beta挺好的,没有信息素和发情期,正常生活都方便了很多。

李维沉吟了一下,翻出了箱子,“行,我先抽血回去化验,我会尽快给你结果的。”

温如简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多谢。”

“和我道什么谢,你可是救过我一命的!”

李维将装血的试管放好,伸手就扯过他的耳朵,告诫道,“你生病了就别去上班了,我柜子里有信息素驱散喷雾,你记得用。”

知道他很着急,当天晚上李维就出了一趟门。

温如简也实在熬不住身体的疲惫,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就沉沉睡下了。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小说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
《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是由作者半花春色所著,温如简罗曼拉特维尔是小说海王总裁为我浪子回头ABO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温如简的确是没有了自由,但他根本就不愿意和一个渣在一起,其实他也是害怕的。

网友热评:超级大海王情商为0总裁攻x惯会翻脸无情完美秘书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