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合 >> 

药寮

药寮

发表时间:2022-05-02 16:51

作者檐下岁长所著的小说《药寮》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药寮围绕主人公:宣添枝沈南生开展故事,内容是:宣添枝当然可以和沈南生在一起,既然是相爱的一对恋人,就不要轻易说分开和放手。

网友热评:当然不愿意放手。

药寮小说
药寮
更新时间:2022-05-02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药寮》精选

晚饭刮起,刮过校园的屋顶,刮过药寮门前的几株花。

有的花瓣落下。

是秋日。

秋日的风解除了夏日的热,留下一丝清凉。

校门前的药寮散发出淡淡的药的苦涩的气味。

沈南生在药寮中熬着药。

她坐在一个藤椅上。

她的手中握着一把蒲扇,对着药炉下的火扇了扇。

时不时,药溅出,她貌似已经习惯,没有感到多慌张,只是不慌不忙地擦着桌子与药炉。

屋内很热,沈南生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苦涩,扑鼻。

可能是多年喝中药治病,也不觉得那气味有多难闻了。

在她心中,这气味是香的。

“沈姐姐。”门外有人叫道。

“进来吧。”沈南生笑笑,知道又是那群小孩来了。

一群孩子冲进药寮,身后跟着一个女孩。

本来就很小的药寮变得更加拥挤,火炉已经使屋内炎热,人越来越多,屋内也越来越热。

孩子们围在沈南生身旁,“宣老师,你也来了。”沈南生望着那个女孩说。

“嗯,身体好些了吗?”宣添枝问道。

“好些了,好些了。”

宣添枝打量了她一番。

她,真的好些了吗?

“南生,要不你去看看西……”

宣添枝没讲话说完,沈南生低下头,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看西医。”

“其实,西医挺好的。”

“挺好的?就是西医,让我如失根的花一般。”这句话中含有忧伤,而从沈南生口中说出却只是轻描淡写。

“我同情你的遭遇,可那,只是一场意外。”

沈南生冷笑一声,“意外”这个词自从她母亲死后,不知多少人对她说过。

沈南生没有接着她的话题说下去,那起了一旁的故事书,为孩子们讲起了故事。

天色已晚,好几家孩子的家长来找他们了。

天空如同被泼上了墨水一般,扩散开来,向天际蔓延。

再晚一些,孩子都被接走了。

药寮宽敞了许多。

药寮里,惟剩沈南生与宣添枝二人。

宣添枝坐在一旁的木凳上。

寂静。

药滚开的声音打断了这段寂静。

沈南生扑灭了火,飞蛾在一旁环绕,扑火并未成。

将药炉取下,掀开盖子,熟练地将药倒入碗内。

在碗内,药,依旧沸腾,充满了生机,与沈南生截然不同。

像是在默默地嘲讽着体弱的沈南生。

“宣老师,最近学校怎么样?”沈南生首先开始说话。

“都挺好。”宣添枝笑着回答道。

“那就好。”

又是一片沉寂。

药冷了下来。

沈南生端起碗来。

向嘴里灌着。

又是一阵苦涩。

可沈南生喝下后,没有丝毫表情,只是淡淡地笑着,笑得很美,不知是苦笑还是发自内心的欣喜的笑容。

宣添枝看得出神。

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沈南生起身去看门。

门外,月黑风高,是黑,是暗,是淡淡的忧伤。

一个女孩站在这样的场景下。

“相思姐?你怎么来了?”沈南生有些惊讶。

“来看你啊!”沈相思笑道。

沈相思进了屋。

“最近身体是不是又差些了?”沈相思看了看沈南生那消瘦的身体说道。

“没有,我身体可好了。”沈南生辩解。

沈相思冷笑一声,“好些?你这样子就叫好些?”

沈南生没有回答。

沈相思又说:“我让你去学校住着,你偏不去,你天天住在这个药寮里像什么呀?在这你都不怎么吃,天天吃药为生吗?学校宿舍都有营养均衡的食品。你这样,身体不坏就怪了。”

沈南生听到她的责怪也并没有生气,她知道她是为她好。

“我不想去,在这挺好。”

沈相思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也并没有再说话了。

三个人的药寮并不拥挤,却充满了尴尬的气氛。

宣添枝开口了:“相思,你要不先回学校吧。”

“好。”沈相思点点头,“你也早点回来,不然学校的门封上了。”

“嗯。”宣添枝又说,“明天早上九点学校开会,不要忘了。”

“我当然不会忘。”沈相思笑了。

沈相思走后。

宣添枝看了看沈南生,“今晚吃了吗?”

沈南生摇摇头。

“我从学校食堂带了一个馒头。”宣添枝从包里掏出一个放着馒头的袋子,递给沈南生,“今天只有这个了,明天你直接来学校食堂吃吧。”

沈南生接过馒头,“那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没事。”

“那好吧。”沈南生妥协了。

“吃吧,吃吧。”

沈南生吃完后。

宣添枝离开了。

宣添枝躺在榻上,昏昏欲睡。

她睡着了。

门外,幽幽的苦涩之味渐渐散去。

只剩一丝温热飘荡在药寮与学校的上空。

宣添枝也睡了,睡得很香。

床边的晚上还没吃完的红烧肉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这是她明天的午饭吧。

门外,鸟叫了几声。

月明风清……

夜已深。

第二日。

天亮了,光洒下,照在药寮的屋顶上。

粉墙黛瓦,经过阳光的照射,呈现出一片金黄。

门前的花,萧然花落,成泥,想起一句诗“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绿叶衬红花,固然是美好的,但每一片花瓣落下,绝不是无意义的。

沈南生起床后,坐在狭小的药寮中,先将自己今天需要的药材整理出来,放在一边。

闭上眼,过去的回忆浮现在眼前。

记得她刚来这个村时她是不受待见的。

进村前,她住在城里。

25岁那年,她患了病。

挨不住城市间的喧闹,她去了村里。

她的表姐—沈相思在长宁村教书。

她便投靠于她。

初来乍到之时,她来了长宁小学,沈相思站在校门口等她,“南生,来了呀。”

“嗯。”

她们俩相伴走入了校园。

那时的校园,蝉鸣声声入耳,房子是老旧的,有的已经掉漆,露出红色的砖。

“要不,你就住在我们学校宿舍里吧?”

沈南生面露难色。

“怎么了?”沈相思看出了她的犹豫。

“我每天都要熬药,会影响到你们吧。”沈南生低下头,“而且,我不想和别人有过多交集。”

沈相思瞥了她一眼,“我们校门口有个屋子几年前就空出来了,要不你搬进去住,我帮你向村委会申请。”

沈南生微微点头,“好。”她抬头看了一眼沈相思,“谢了。”

“没事。”沈相思微笑着说。

她们踏进了村委会的大门。

破旧的桌椅,人却十分拥挤。

沈相思走向一张木制的桌子。

“董主任。”沈相思拍了拍坐在那个位子上的女孩的肩膀。

董梦回过头,“相思?你怎么来了?”她看起来有些惊讶。

“我表妹从城里下来,我们学校门口那个房子空了很久了,想来申请一下把这房子给她住。”

“哦。”董梦点头,“可以啊,但要走一下程序。”

“谢谢董主任啦。”沈相思感谢道,“改天请你吃饭。”

董梦打趣道:“你说的噢,别忘了。”随即,站了起来。

“那当然。”

“姑娘,跟我来。”

程序走完后,沈南生住进了校门前的那所屋子。

记得刚到时,屋子里尘土弥漫。

墙上生着蜘蛛网。

打扫了一个多小时才干净。

屋子虽小,但供她一人住是完全够了的。

自此,那个小屋就成了一个药寮

那里,惟剩药与她一个人。

住进这个屋子后,她并不是太受待见的。

大家并不喜欢她,只因为她是所谓的“城里人”。

没人知道她叫沈南生,那时的他们都叫她“喂”,仿佛那就是她的名字一般。

记得一次,几个长宁小学的孩子用石子将她的屋子的窗户砸破。

庆幸的是那石子并未砸到她的头部,只是砸到肩膀,但依旧流了不少的血,并且,手也意外被药炉中的火灼伤,被送进了镇里的医院。

那次,她的第一个药罐碎了。

她还十分清晰地记得,那几个孩子砸破窗户后逃跑之时,回头看向她时那骄傲与幸灾乐祸的眼神。

她在医院里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看着窗外的树,是新生。

叶子枯了,还会再绿。

如同她一般,她相信一定有一天长宁村的人们会慢慢接受她,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时间如流水一般划过,人们虽然并未完全接受她,可对她的厌恶也渐渐地淡了下来。

直到次年的一月。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

是周末,学校里人很少。

她熬完药,想出去散散。

河边,一阵刺耳的声音传入耳中。

那是求救声。

一个孩子在水中挣扎。

救。

还是不救。

沈南生没有多想就跳入水中,抱起孩子向岸边游去。

那是冬日。

河水冰得刺骨,犹如刀子一般割在她的身上。

这对于本身体弱的她无疑是一种雪上加霜。

她将孩子送上岸。

自己力气即将耗尽,只能在水中扑腾着。

孩子大声地哭着喊着,身上湿透,水流下,在地上慢慢向前蔓延,形成一道清晰的脉络。

后来,沈南生昏迷了,接下来的事便也不知道了。

只记得醒来时已经是在中医院里了,躺在僵硬而又冰冷的病床上。

那个孩子的父母站在病床边,手里拎着一篮水果,手中还抱着一束花。

接下来就是一大段感谢的话。

那天,沈南生笑了。

后来的日子里,沈相思照顾着她。

沈相思告诉沈南生,救她的人姓宣, 是学校的老师。

沈南生便决定出院后登门拜访救她的宣老师。

这一次的住院时间比上次要长许多。

在中医院住了很久才回去。

回去后,她倒有些惊讶。

人们走过她身边时都对她笑一笑。年纪稍长的人叫她“南生”,年龄小一些的叫她“沈姐姐”,就连之前砸她的几个小孩都来向她道歉。

她也去拜访了那位宣老师。

她得知那位宣老师名为宣添枝。

她后来便常常去找宣添枝,宣添枝也常来药寮找她。

渐渐的,二人便也熟识了。

想到这儿,沈南生笑了,打断了自己的回忆。

她起身,向推开药寮的门,走向学校。

光有些刺眼。

是金黄……

药寮小说
药寮
作者檐下岁长所著的小说《药寮》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药寮围绕主人公:宣添枝沈南生开展故事,内容是:宣添枝当然可以和沈南生在一起,既然是相爱的一对恋人,就不要轻易说分开和放手。

网友热评:当然不愿意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