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合 >> 

不配苏一

不配苏一

发表时间:2022-05-02 15:46

《不配》by祈灵以西,原创小说不配正火热连载中,围绕主角苏一沈离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苏一和沈离不仅是不合适这么简单,她们就根本不该在一起,也不该相遇,可稀里糊涂就是相爱了!

网友热评:以前是有点看不起他。

不配苏一小说
不配苏一
更新时间:2022-05-02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不配苏一》精选

“哐当当当……”苏一把存钱罐里的零钱全部倒在了地板上,那一颗颗硬币稀稀拉拉地躺在破旧的地毯上,她无奈地摸了摸阿黄的头,望了望窗外,蓝天白云,人们在广场上悠闲消遣,一片祥和。

可是她......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月的房租又快交不上了,连吃饭都成问题。

“阿黄,对不起啊,你又要跟着我饿肚子了。”她捧着大黄狗的脸,抱歉道。

二十年来,这种境况于她而言是常态,自打小学父亲破产去世,债主们就找上了她,说要父债女偿。

她就一直身负巨债,穷困潦倒。考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大学,磕磕绊绊半工半读把自己供毕业了。

不过生活对于她来说虽然很残酷,她也练就了一身生存绝技,像个打不死的小强,总能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将自己的生活维系下去,虽然,并没有任何质量可言。

例如春节大家都合家团圆的时候,她背个板凳出去贴手机膜,并很开心的告诉她的闺蜜小彭,我春节贴膜赚了一万多!然后屁颠屁颠地又跑去酒吧卖酒,她甚至问过她的闺蜜,知不知道哪里可以卖肾。

那她这么穷,到底是怎么跑出国的呢?为了躲债,是的,她借钱跑路了。

她说:“我经常梦见放高利贷的人往我出租屋门板上泼红油漆。”

作为她的闺蜜, 小彭给她想了一个办法,“要不,跑路吧。”

“能去哪儿?”

“你不是说你有梦想吗,等你债还完了就去欧洲学艺术,你本来就是学画画的,那么辛苦地打工还债还不如把钱攒着完成梦想。”

“哪有钱啊?”

“我借钱给你,欧洲那边读书好多都是免费的,而且可以申请奖学金和贷款。总比你在这儿被追债强。”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本来她想都没想过自己能出国,但是没想到小彭已经帮她申请好了学校并且还帮忙申请到了奖学金和贷款。

看着那么多的奖学金,她的手忍不住颤抖,她觉得,倒霉了二十几年,老天终于要开眼了!难不成要转运?

况且,她是真的累了,她真的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躲避一下。

于是,苏一怀着忐忑和愧疚,背上了她的全部家当——一个破背包,就坐上了去法国的飞机,跑路了。并且自欺欺人地想“大哥大姐啊,我真的不是跑路,等我留学之后有钱了,就一定还你们。”

回想起拿到奖学金的激动,再对比现在的落魄,她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因为她的生活这样窘迫好像才显得比较正常。

来了一年了,平时就没日没夜地打工赚生活费,吃泡面,但依旧是朝不保夕。索性,还有她唯一的伙伴陪着她——阿黄。

阿黄曾经是一只流浪狗,在冬天的某一个夜晚,遇到了在街头摆摊贴膜的苏一,那晚冷风瑟瑟,路人也行色匆匆,大家都赶着回家围着家人取暖。可想而知,苏一的生意并不好。

那只大黄狗就一直坐在苏一旁边,不叫也不闹,也没有乞求要任何东西。

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苏一裹紧了自己的破棉袄,虽然并没有用,冷风依旧是顺着她脖子往里灌,一人一狗就这样在雪夜里坐到了深夜。

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安静地像是能听到回音,呼出的气结成了白雾。

“凌晨了,我要收摊了,你呢?”她推了推自己高度近视的厚镜片,问阿黄,而阿黄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她突然觉得,这只大黄狗和自己是何其相似,一样的独自流浪,一样的朝不保夕,连眼镜片摔了个小口子都舍不得钱去换,整天戴着一个破眼镜工作学习,可以说,她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可以换一幅新的眼镜。

虽然如此,但苏一对这样的窘境也并没有很抓狂,因为已经这样过了几十年,早就麻木了,每天想的是怎么用力的生活下去。

何不跟阿黄结个伴,一起生活?

她向阿黄伸出手“要不,我们搭个伙吧!”

阿黄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回应她,还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眼里亮晶晶的。

“哦,对了, 你是只狗狗,大概也听不懂我说话吧,这样吧!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苏一,我是一个穷画家,你问我为什么不画画而是贴膜,因为我现在还没出名,画画不能维持生活,不过呢,我还是没放弃梦想,我住在一个阁楼上,虽然我很穷,不能给你吃好吃的罐头,不能给你住大花园,可能跟着我会暂时受一些苦,但是你放心,我会努力,总有一天会给你买最好的狗罐头……”

即使知道阿黄听不懂,但是苏一还是自言自语地边走边跟它说着,阿黄也好似饶有兴致地边走边听着,任然不发一言。

大概是无亲无故,苏一很久没跟别人说过话,有时候难免神经质。

就这样,阿黄在那个雪夜跟着苏一回家了,尽管家里多了一张嘴,但对于她来说,有阿黄的陪伴,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哦对了,阿黄是一个哑巴,她笑笑,嗯,这样的遭遇才比较符合她的人设。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还会遇见另一个人,在她悲催的人生中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天苏一还是像往常一样摆摊贴膜,还是像往常一样,没生意。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打算早早收摊回去,因为她攒钱买了一个很小的蛋糕,打算跟她的阿黄一起庆祝一下,虽然穷,但是她还是想尽量让自己过得有仪式感,这样生活才有希望。

她慢悠悠地和阿黄在深夜无人的街道上往家走,突然,嗖地!一个人影从背后跑过去把她撞倒在地,还没等她看清楚,那人就跑得没影儿了。阿黄也是一只哑巴狗,起不到任何震慑作用。

倒霉蛋的日常,她摸索着捡起自己的破眼镜,倒霉!本来就破的镜片又磕出了一个口子,郁闷地擦干净戴上,再拍拍身上的灰,赫然发现地上躺着一个精致的钱包,肯定是刚才那个人丢的。

这么走运?!天降横财?不可能不可能,一般发生了什么幸运的事,接下来就会有更倒霉的事情发生,这是她活了那么多年铁打的规律。

她是报警还给失主呢?还是自己拿走呢?内心很挣扎,毕竟虽然穷,她还是一个有道德观的人,当初家里欠债跑路,她也是自责了好久。

可是眼下都没米下锅了,就当是借他的好了!以后有钱了再还。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还是把钱包捡了起来。

“别动!”突然一个白人警察跑出来指着苏一吼道。

“警察先生,那个人手上拿着的就是我的钱包。”是一个清冷的女声。

随后一个亚裔女人跟了过来,夜晚的路灯昏黄地撒在古老的石板上,朦胧的光晕照出了她轮廓精致的面庞。

眼前这个女人极具冲击力的美感瞬间抓住了苏一的眼球,她穿着剪裁极好的米白色长风衣,一双细高跟衬的人窈窕挺拔,略带亚麻色的短波浪,干练又风情。

她眸如晨星,眼里满是倨傲,高挺小巧的鼻梁配上红色的唇。修长白皙的脖颈往下,内搭白色V领丝绸衬衫,露出若隐若现的乳沟,清瘦的锁骨上,带着一个像是古董的十字架,性感撩人!

苏一推了推厚眼镜,这个动作基本上已经是她的习惯性动作,每当遇到十分吸引她注意力的事情,她便会推一推,想看的更清楚。

出于一个画家对美好事物的本能反映,“小姐,我能给你画副画吗?”

沈黎今天本来心情就不好,巴黎出差第一天,钱包就被人偷了,索性及时发现跟着追了过来,眼前这个人还跟她啰嗦且并没有将钱包交还的意思,她已经在这件事上耗费了很久,作为一个顶级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她的时间可是很值钱的。怎么这么倒霉!

她已经没有耐心跟这个穷酸女耗下去,没理睬苏一,直接跟白人警察交谈“警察先生,请麻烦您将这个小偷带走吧。”

“什么?小偷?”苏一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被人误当成小偷了。

“不是不是,警察先生,我想这是个误会。”然而并没人理睬她。

“沈小姐,虽然小偷已经抓到,但是还是麻烦您跟我一起回趟警局做个笔录。”

“对不起,警察先生,我有事情赶时间,钱包给我就好了。”

沈黎是真的不想耗下去,一会儿还有个视频会议,各个区域的负责人都在线上等她,作为一个在日常生活中很怕麻烦且全心投入工作的人,她真是烦死了眼前这个“小偷”,让她浪费了这么多宝贵的时间。

“不行,沈小姐,您必须跟我回去。请别让我为难。”

“那我跟我的partner打个电话。”看来事情是躲不过了,欧洲人确实有时候就是死脑筋,她不得不向她的多年好友兼拍档请个假。

钱包就在苏一手上,不容她解释,警察就掏出冰冷的手铐来把她给拷上了。

“不是吧,这么倒霉?也是,我倒霉了二十几年,这才是我的日常,呵呵”苏一苦笑,果然,难得天降横财,接下来又是一场灾难。

“不过,警察先生,请问,监狱包饭吗?如果包吃包住的话,也还可以。不过,能让我跟我导师请个假吗,我是留学生。”

苏一想,反正都吃不起饭了,去监狱里还可以免费吃住,省了饭钱和房租水电,就是学校里面不好交代。

苏一就是这样,每天睡觉前她都要默念一下她的真言护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是大多数人中学课本学的那句,因为她知道,说不定明天早上起来又会有什么倒霉事降临。

不是她自欺欺人地给自己打气,估计早就被生活给折磨疯了,所以一般遇到事情的时候,她总是显得很淡定,见怪不怪,额,也许,是麻木。

“可是,我能有一个请求吗?我这条狗,跟了我很久,我在这也无亲无故的,我被抓了之后,能麻烦您帮我照顾一下吗?您放心,它吃的不多。”苏一心想,要是能把阿黄的伙食费也解决了,那就更好了。

“还有,牢里有老鼠吗,我很怕老鼠,脏不脏,我虽然穷但是有洁癖。”苏一又开始她神经质地碎碎念。

沈黎和警察觉得眼前这个人简直脑回路不正常,一般人被当成小偷抓了,应该是各种想办法脱罪,这个人可好,一直喋喋不休地求抓走。

不配苏一小说
不配苏一
《不配》by祈灵以西,原创小说不配正火热连载中,围绕主角苏一沈离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苏一和沈离不仅是不合适这么简单,她们就根本不该在一起,也不该相遇,可稀里糊涂就是相爱了!

网友热评:以前是有点看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