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合 >> 

新生

新生

发表时间:2022-04-16 13:06

作者易柒所著的小说《新生》正倾情推荐中,小说新生围绕主人公严婧方婕开展故事,内容是:方婕本来是有幸福的生活,其实她一点都不害怕危险,只是她没有想到意外会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没法接受。

热门评价:他真的是意外吗?

新生 小说
新生
更新时间:2022-04-16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新生 》精选

严婧是方婕从小到大最好的闺蜜,她要结婚了,和高中时期的同学。

他们正式在一起应该是高考之后,方婕记得吃散伙饭那天晚上,严婧一个人出去了一会儿,大概半个小时,再次回来时,脸上总露出甜蜜的笑容。

方婕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

直到去大学报道的时候严婧才告诉她,她们俩并没有在同一所大学,方婕要比严婧先走。

得知消息的时候,方婕并不认为他们俩能走到最后,因为他们这同学虽然长得帅,家世好,但就是班里的刺儿头,不服管。

对他的转变是从后面,听说他去当兵了开始。

严婧和他开始了两年的异地恋和网恋,都这样两个人也没有分手,现在就要结婚了。

婚礼的前一天方婕就到严婧家去陪她了,他们两家离得也不远,而他们小时候就说过,谁结婚,对方就是自己唯一的伴娘。

这天晚上她们聊了很久,聊到了小时候她们拌嘴吵架,聊到了中学时期都暗恋过谁或者被谁表过白,但都狠心拒绝了别人,聊到了方婕的感情生活。

方婕现在二十七岁了,还是个母胎单身的女人,并非是她长得不好看,相反,方婕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鼻梁高挺,嘴唇饱满,就单凭长相就是个美人。

更别说她还有一头中长的乌黑色头发,身材也是该有的都有,现在是个全职作家,售出好几本影视版权,所有书全部出版,身价也是不菲。但就是这么个几近完美的女人,就偏偏是母胎单身。

不是没有人追,也不是方婕眼界高觉得这些男人配不上他,只是她这个人崇尚精神恋爱,她受不了有些男人那种刚恋爱就要发生关系的思想。

所以在没等到那个和她眼缘且三观一致的男人,她是不会轻易谈恋爱和结婚的。

第二天大约是四点钟,就有化妆师上门来给严婧化妆换衣服。

九点钟,新朗就来迎亲了。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手里都捧着大件小件的聘礼,在这个小县城里面,这样的排场别提多有面子了。

严婧的房间里除了方婕,还有其他很多人在,藏鞋的藏鞋,出主意的出主意,但他们也没太刁难新朗,让他给了几个稍大一些的红包就让人进来了。

但在找鞋这个环节倒是废了些时间,一只鞋被藏在衣柜上,这倒是好找,另一只就不知道被藏哪里去了,就连方婕都不知道。

最后还是严婧舍不得她老公急得团团转,小声告诉了他。

那只鞋藏在墙上贴着的几只拴在一起的气球上的,这谁能想到。

新朗抱着严婧出去,在客厅内跪别严婧的父母。

严母是个眼窝浅的中年女人,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从今天起就是别人家的儿媳妇了,没忍住在严婧敬茶的时候哭了出来。

严父向来是个严肃的人,他是一位人民教师,在他的学生和严婧面前很少笑,更别说哭了,但这会儿也是红着眼眶送走了严婧。

出了严家,新朗抱着严婧上了主婚车,他们这里的规矩是伴娘和新娘做主婚车的后座,新朗做副驾。他们也是这么坐着的。

一路上倒是很畅通,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还遇到了另一对今天要结婚的新人,双方将车队停在了路边,将自己的手捧花做了交换。

巧的是两位新娘都选择了百合花搭配玫瑰做手捧花,即便交换了,也很适合彼此。

到酒店之后,方婕在休息室陪着严婧,新朗就出去招呼客人了。

十二点整,宾客已经到齐,婚礼也正式开始了。

经过好多个环节,婚礼才终于结束。

好多个环节的催泪程度,就连方婕这种描写过不知道多少虐文的大心脏来说,都没忍住红了眼眶。

之后就是要引着宾客去另外一个厅里就餐,但在这之前,和新朗新娘两家关系较好的朋友都留下来拍了一个大合照,让那幸福定格在这一刻。

方婕跟着新郎新娘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终于能吃上一口饭。

晚上也只有很要好的亲朋留在了严家,方婕也留宿了。

第二天她才回自己家。

累了这么一天,方婕回到家里也是倒头就睡。

距离严婧婚礼过去半个月,严婧约方婕出去逛街。

方婕自己买的房子离严婧他们两个人的房子很近,于是他们就约在了离他们两家都不远的商场。

在市场逛了一圈,什么东西都没买,人倒是累得不行,他们找了家咖啡店,进去坐会儿。

期间方婕拿出手机看前几天严婧就给她发来的照片,前几天她都有事,只把照片保存了,还没来得及细看。

照片上估摸着有百来人,要是寻常设备来拍照,肯定照片糊得看不清,但当天的设备很好,拍的照片也很清晰,能看得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

方婕先是大致扫了一下这些人,很多人是认识的,小部分不认识的也在婚宴上见过。

她的视线开始慢慢从照片上挪着走,一直到最右边角落处才停下。

那里站着个脸色十分苍白的女人,白得……不像是活人,女人穿着也很简单,只看得出是一件黑色的牛仔上衣或者是牛仔连衣裙。她表情很木讷,板着脸看着镜头。

当方婕的视线和照片上的她对上的时候,方婕有些愣住了,一时没有动作,她突然觉得对这个女人很熟悉,甚至背后瞬间起了一层薄汗,她害怕女人的眼神。

但这种感觉她不知道从何而来。

方婕回过神来,立马问了严婧,“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严婧看了一眼方婕指着的女人,满脸迷茫,“不认识,可能是晏诚他们家亲戚吧。”

晏诚是严婧的老公,是他们高中时期共同的同班同学。

严婧的反应很平常,她感觉不到照片上这个女人身上发出的某种东西。

闻言方婕点了点头,既然严婧已经这么说了,方婕也不好再细问,便也没把这个人当回事儿。

但在她内心深处依然觉得这个女人和她有着某种关联。

谁知道严婧把她随口问的一句话记在了心上,回到家里就问了晏诚。

【婧婧很可爱:宝,晏诚说他也不认识这个女人。】

严婧给方婕发来消息的时候,方婕正洗了澡出来,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吹干。

看到严婧的消息,方婕下意识皱着眉,手指飞快地打了几个字。

【FJ:会不会是他们家亲戚,但是他没见过?】

【婧婧很可爱:不会,晏诚说这人不是他们家亲戚,爸妈都不认识。】

看到这句回复,方婕心里的不安更甚。

没等她再回复,严婧又发来一条消息。

【婧婧很可爱:宝,你说会不会是她走错了,毕竟那天结婚的挺多的。】

不可能,且不说婚礼现场摆了很多严婧和晏诚的照片,根本不可能看错,就算是她没有仔细看这些细节,那在走婚礼流程的时候她该看到了一对新人的脸了吧。

但她没走,那就代表现场有她认识的人。

虽然这么想,但她没和严婧说,顺着严婧的话说了。

【FJ:有可能。】

本觉得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方婕偏偏不是个安分人。

那晚方婕做了个梦。

她走进一片森林,越往里走雾越大。方婕继续摸索着往前走,走了好一会儿,眼前才豁然开朗。

雾散了,眼前出现一座庄严肃穆而庞大的古城堡,欧式城堡大门敞开,没有灯火,黑黢黢的一片。

但里面似乎是有东西引着方婕往里面走。

她一步步走了进去,明明漆黑,她却看得清明。

走到第二层,她感到周身冰冷,不由得裹了裹衣服。

方婕来到一间紧闭的房门前。

她缓缓抬起手,准备推门,还没碰到,门就突然开了。

里面冒着一股森冷的气息。

梦里的方婕也是个胆大的人,她没有丝毫犹豫就走了进去。

刚迈进去,眼前直愣愣的站着一个女人。

“我去,你谁啊?”方婕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这个女人,只是觉得眼熟。

女人没说话,直接把她往房间深处带了。

走进去,房间里的灯霎时间亮了。

方婕转身找人,身后却再没有看到那个给她引路的女人。

此时眼前的场景让她没有心思再去找那个女人。

这间屋子里的四面墙仿佛安装了四个投影仪,播放着四个不同的场景。

东面是那个女人站在雨幕里,和一个背对着方婕的男人哭诉这什么。

西面是女人和闺蜜在聊天,但下一瞬两人就像是在吵架。

南面是女人和两个老夫妻说话,也是忽然间,两个人就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最为诡异的是北面墙上,女人死在了悬崖下面,死相可怖,但绝对不是死于自杀。

四面墙上的视频在循环播放,方婕的脚像是生了根,她想走,却不听使唤。

过了好久,房间里的灯灭了。

女人又走出来。

这时方婕才想起来,这个女人就是严婧结婚那天,大合照上的那个女人。

女人把她带到门边,没说话,但方婕明白,她是让自己出去。

方婕一脚他出门,一边说:“你认识……我吗?”

她刚踏出去,就转头,结果身后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也就是这时方婕醒了。

醒来之后她只觉得头在剧烈的疼着,只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至于梦的内容,她已经完全记不得了。

今天方婕的一个小说改编的电影正式立项,她得去影视公司和导演他们一起写剧本。

方婕开着自己的车,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绿灯,她没有玩手机,而是下意识的往右边看了一眼。

那个女人站在距离她大约一百米的地方,女人在看着她笑。

虽然是在笑,但是那个笑却不达眼底。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让她浑身难受,身上的汗毛都起来了。

方婕要去看第二眼的时候,后面的车突然按了一下喇叭。

她这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

方婕才收起心思,抬起刹车,给油,开走了。

走之前她又看了一眼,原地已经没人了。

到影视公司,导演的助理出来接她进去。

办公室里已经很多人等着了。

导演带她认识了一圈。

直到停在某人面前。

“方老师,这是协助你一起修改剧本的编剧老师,周箐老师。”

方婕原本还在笑,在看到女人脸的瞬间,表情就变了。

这个周箐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人。

新生 小说
新生
作者易柒所著的小说《新生》正倾情推荐中,小说新生围绕主人公严婧方婕开展故事,内容是:方婕本来是有幸福的生活,其实她一点都不害怕危险,只是她没有想到意外会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没法接受。

热门评价:他真的是意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