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

发表时间:2022-04-14 10:11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西卒千寻,许升易鹤是小说中的主角,被压的竟是我自己主要讲述了:许升本是个完全不会恋爱的人,但现在不同了,因为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弟。

网友热评:怎么办他好像恋爱了。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小说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
更新时间:2022-04-14
小编评语: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精选

“田鹿道在西边向东处哩。”

“谢谢老伯,问一下,dsd金融科技大学在田鹿道哪边儿啊?”许升手中握着一张录取通知书,四根手指裸露在外,下雨天的潮湿,刚刮过台风,手指冻的微微泛红。许升询问着谢国立,身体冻的瑟瑟发抖。

“哎呦,大学在路口赖!”谢国立撑着一把雨伞,把身穿单薄的许升罩在伞下。

许升抹了一把眼镜,眼镜上挂满了水珠子。

“谢谢国伯……”许升道。

“小升啊,恁不是明儿开学嘛,来伯家住一天再上学去。”谢国立抢过许升的拉杆箱。

许升两只手想去抢,却被谢国立摁着走了,

来到谢国立家的拉面店,雾气蒙住了窗户,门外风刮的吓人,许升坐在一旁,感觉头上像挂了一个重石头,一直抬不起头来。

谢国立急了眼的把许升拉起来。

“头还湿的,别搁这里睡着了,容易着凉。”谢国立道。

“阿伯,我来吧。”一个少年放下手中的拉面,两步走到许升面前。

少年坐到许升旁边,两掌手扶住许升的肩膀,掌心的热流传给了许升,少年怀中的温暖让许升越来越困,两张眼皮张都张不起来了,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傍晚,许升躺在床上,眼睛肿的像个肉虫,想起身却怎么也起不来,努力睁开眼一看,一层,两层,三层……整整七层的棉被。

把棉被一层一层剥去后,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脱了个干净,两条小腿还出现了不少淤青,许升没多想,可能是来的时候摔的。

sx市有全国最好的大学,dad金融科技大学,能被录取的基本上都是全优理科生,而许升的高考分数为705,恰好还占据了整个大学的第十名。来之前,还在向高中同学谈论,到后面越发觉得不对劲,就比如:坐飞机时遇到极地天气,航班取消;而坐地铁,有塌路,停止运行;最后沦落到坐绿皮火车。

谢国立很勤俭,一张棉被盖32年,从小盖到大,甚至还是他爷爷那一辈流传下来的,粗劣的布质磨的许升腰酸背痛,转头看见谢国立放到床边的睡裤,裆下破了个洞,甚至没有缝合。

许升心想:反正没什么人,穿上也无所谓。

拿起睡裤刚想套上,提到大腿上就提不上去了。

许升:“……”

无奈又去翻自己的行李箱,随便掏了个裤子穿上了。

走到客厅门口,长沙发上,谢国立正和一个少年聊些什么,突然目光看向许升,好像让那个少年转头看他一样。

少年戴着一个棉帽,穿着一个灰色棒球服,许升挠了下头发,两只棉拖哒啦哒啦的,一屁股坐在谢国立和少年旁边。

“小升,这是……”

“你好,我叫易鹤。”谢国立刚想给许升做介绍,却被易鹤打断了。

“我叫许升。”许升沙哑道。

“你们先聊哈,我去给小升做饭,饿了吧。”谢国立仿佛感觉已经融入不进去他们了,只好匆匆离去。

许升在旁边书架上随便拿了一本金融科的书看,丝毫没注意易鹤的眼神,

“小升哥哥,你是本地的吗?”易鹤问道。

“不是。”许升应付了一句。

“啊?小升哥哥是dad金融科技大学的呀?”易鹤盯着许升裤子问道。

许升震了一下,低头才发现自己穿的是校服裤子。

“嗯。”许升答道。

“小升哥哥也是理科生嘛?”易鹤问道。

“嗯。”许升道。

“这家面馆是你大伯开的呀?”易鹤道。

“嗯。”许升道。

易鹤仿佛知道了许升不是很耐烦,没有继续问下去。

沉默许久,又道:“真好,那我以后就可以和小升哥哥一起上学吃拉面了~”

许升:“???”

许升一脸疑惑,随既道:“你也是dad金大的?”

易鹤点点头,少年的五官很精致,嘴角微微上扬,卧蚕凸起,两只瞳孔里映着许升的脸,两只耳朵因为室温差异,泛红的厉害,许升和他对上眼睛。盯了好久,等到谢国立喊他的名字才反应过来。

许升接过拉面,嘬了一口汤,低着头嗦了几口面,旁边的易鹤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像妈妈看着孩子吃饭一样,许升没有太在意,一心只想着吃饭。

谁知才吃了一半,被易鹤一只手抢了过去,一口喝光了,许升一脸茫然,易鹤喝光之后,随即抽起一张桌子上的卫生纸,擦了擦嘴上的油脂。

“你刚才发烧的时候还是我把你哄睡的,这碗拉面就当你谢我了。”易鹤不屑的说道。

易鹤这种放荡不羁的性格,有点触动许升。

许升转头走回房间,一头栽床上,嘴里默念着:“什么啊这都,竟然还是同学……”

早上六点半,许升给谢国立道完别,提着行李箱走了。

刚到校门口,就看见易鹤和几个男生在门口逛游,许升没和他打招呼,他也懒得搭理易鹤。反倒是易鹤主动和他打招呼:“早啊,小升哥哥,你在哪个班啊?”易鹤拉住许升的手问道。

许升没理他,撒开手径直走进学校,门口保安拦住他量了体温,易鹤在旁边看着许升,呲笑了一下。

“哼。”易鹤嘴里叼了根糖,转身不再看许升。

宋厉海和几个老男人混在办公室喝酒,门是反锁的,生怕级部主任突然闯进来。

“小海啊,你不怕被恁级部主任抓住啊!”一个老男人道。

“我在金大这么多熟人,怕什么?”宋厉海摆了摆手,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许升是想去班主任提交报告的,谁知这破门是锁的,许升也是礼貌在先,敲了敲门,没回应,反倒里面传出来一阵嬉笑声,许升愣了一会儿,两脚把门锁给踹下来了,谁知道这门质量堪比铁门。

屋内隔音太好,而且嘈乱声太大,根本听不到许升正在外面踹门,一脚,两脚,三脚,这门撑不住压力,还是被踹开了,屋内的人一脸茫然,宋厉海也愣住了,谁知许升像个没事人一样,把手里的报告直接甩到桌子上,潇洒离去。

李海平看着许升甩在自己桌子上的报告,上面是许升的个人信息,但自我介绍只写了一行:我叫许升,我讨厌拉面里放葱花。

宋厉海张口问道:“老李子,那伙计是谁啊。”

李海平也说不上什么。

“许升。”

易鹤瘸瘸拐拐的走进办公室,靠在门上,开玩笑道:“老李,有麻烦喽~”

许升提着行李箱走到宿舍,安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许升不善言辞,做什么也是任劳任怨,502号宿舍是两个人一件宿舍,其他都是四人制的,许升喜静,还没放完衣服,他的“好舍友”熏熏陶陶的走进来了。

“小升哥哥~”易鹤打了个嗝,给许升摆了摆手。

许升一脸嫌弃的想去关门,却被易鹤反压住手,后脚直接把门踹上了,还把门锁的紧紧的,许升想挣开,没想到易鹤的手劲太大,箍的他生疼,

“撒开。”许升不愿意直视他,差不多就是一直对他没有好感,

易鹤反倒更加靠近许升,两个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对方的脸上,易鹤饶有兴趣的顶住许升的鼻尖,许升转头避开。

却没想到,直接被易鹤强行掰过脸来被堵住嘴。

“唔!唔!唔呜呜!”许升愣住了,想转头避开易鹤,但脸被易鹤掐着,根本动不了。

易鹤慢慢享受着许升的气息,想撬开许升的牙深深的感受许升,可是许升这个老实人上了大学也没和人接过吻,换气更不会,吻了不到三分钟,许升就憋的难受,狠狠的捶着易鹤的后背。

易鹤回过神来,放开了许升,顶着他的额头,许升粗喘着,热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易鹤埋在许升脖颈上,小声道:“你好香,可以吗……?”

许升懵了,他们还不怎么熟,怎么突然就提这个?

易鹤看着许升不回答,抬着他就重重的摔到床上,许升面对突然袭来的摔击有点猝不及防,狂咳了两声,易鹤知道自己摔疼许升了,连忙抚摸着许升的头,嘴里不停的道歉。

还没让许升缓多久,易鹤已经饥渴难耐了,恨不得下一秒就吃了这个躺在自己身下的人。

易鹤解开自己的衣服,还一边解开许升的衣服,扒着扒着,自己身上只剩下裤子了,而许升还没去掉多少件,易鹤很明显已经不耐烦了,猛的撕开许升的裤子,扔了老远,许升被吓到了,但也不敢反抗。

易鹤又一次吻上许升,许升还没缓过神来,易鹤就已经把他的牙给撬开了,两只舌头暧昧的纠缠不清,许升脸开始发烫,下一秒易鹤松开口,一口咬在许升脖颈上,许升疼的发颤。

吻着吻着,易鹤起身,抽出腰带把许升两只手箍住,然后放到自己后脑勺上,许升的腿被掰开,两条腿悬在半空,微微有点颤抖,许升红着眼喊到:“你干什么?还要上课的啊!”

“小升哥哥,你不是喜欢嗯嗯嗯吗?我这就让你嗯个够。”易鹤趴在许升两腿间道。

……

一夜的折腾,许升在下午才到班,李海平看见许升,心尖都抖了一下,易鹤一脸无所谓的坐在一旁,手托着脸,看向窗外。

少年的肌肤经不起厚晒,自然是洁白如雪,手掌心露出破绽般的微红,两只眼帘挂在深邃的眸子上,长的单纯又不少一丝冷气。

许升不说话,坐在易鹤旁边,易鹤没看他,但注意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

易鹤嗤笑道:“小升哥哥,你这是和哪家姑娘有喜事了?”

许升一脸茫然:昨晚……不是他给我……

许升愣住了,手里还保持着翻书包的动作,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告诉易鹤。

“他忘了吗?”许升喃喃道。

“什么?”易鹤趴在桌子上,嘴上挂着微笑,目不转睛的盯着许升。

许升看着易鹤那张脸,和昨晚的差别,太大了。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小说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
《被压的竟是我自己》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西卒千寻,许升易鹤是小说中的主角,被压的竟是我自己主要讲述了:许升本是个完全不会恋爱的人,但现在不同了,因为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弟。

网友热评:怎么办他好像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