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你有点嚣张

你有点嚣张

发表时间:2021-08-10 16:17

主角为秦笑周晟源的小说《你有点嚣张》是作者程文话多正连载的一本小说,你有点嚣张的主要内容是:周晟源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但现在不同了,因为他的身边终于出现了一个爱着他的人,愿意陪着他到老。

网友热评: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小编推荐: 《说谎精张大吉》
你有点嚣张小说
你有点嚣张
更新时间:2021-08-10
小编评语:愿意陪着他到老。
推荐指数:
开始阅读

《你有点嚣张》精选

白色的病房内,田洋洋坐在小沙发上,脑袋埋进膝盖,肩膀一耸一耸的。

“好了洋洋,不哭了不哭了。”一个小护士坐在旁边,搂着田洋洋的肩,不断抚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秦笑从房外走进来,有些不知所措地顿住了。

“洋洋没事了,你看小秦也回来了,他帮你打了那个混蛋,没事了没事了。”小护士说。

闻言,田洋洋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看向秦笑,却“哇”的一声哭得更狠了。

秦笑吓了一跳,赶紧收拾好表情,扬起一个笑脸,快步朝田洋洋走过来,声音轻快道:“哭啥啊姐,我没事,那混蛋也帮你揍了,你还不快给我笑一个,看你秦弟多能干。”

田洋洋哭得更大声,眼泪糊一脸地抓秦笑的手:“我对不起你呜呜呜,你因为我打人了怎么办呜呜呜,警察来了会不会把你抓走呜呜呜,抓我吧呜呜呜……”

秦笑手指曲起,在田洋洋脑门上弹了一下,田洋洋的哭声瞬间止住。

“担心啥呢,”秦笑嘴角噙着笑,“警察又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我是正当防卫,再说还有我恩人在呢!”

“恩人?”田洋洋抹了一把泪,“哪个恩人,是周先生吗?”

秦笑耸耸肩:“不然呢?”

“恩人在哪呢?让我也拜拜。”田洋洋激动地用手擤了下鼻子,声音嗡嗡地说。

“我家恩人和警察一起看监控去了,放下吧,我不会有事的。”秦笑从床头柜上扯过两张纸巾,胡乱地往田洋洋脸上擦,“你看看你,哭得丑死了。”

“你才丑呢!”田洋洋还记得和秦笑呛嘴,情绪也平稳下来,心底安定一大半。

“好好好,我丑。”秦笑把剩余的纸巾递给旁边小护士,让她给田洋洋擦脸,田洋洋的两个眼眶已经哭得红肿起来,远远看着就像一个白鸡蛋上挂了两个小红球。

“怎么哭得这么狠啊。”秦笑笑着调侃。

田洋洋红着眼狠狠瞪他,眼神却毫无威慑力:“还不是担心你!”

“不是因为被人欺负哭鼻子就行啦,你要再哭,我就去把那个姓黄的揪起来再揍他两拳!”秦笑摸摸鼻子,眉眼间带着一股痞气,痞气中又奇迹般地混杂着一丝稚气与憨气。

他抬起手,右手手指关节间有几道红痕,是揍黄宏才时蹭破的伤口。

他就这样站在田洋洋身前,年轻的脸庞上是飞扬恣意的眉眼,眼底是纯善赤诚的笑,手指间挂着为田洋洋打架带着的伤,嘴里还在安慰着田洋洋。

田洋洋再也忍不住,站起来扑向秦笑,一把将他抱住。

抱住时才发现,秦笑瘦的吓人,病号服里空荡荡的,田洋洋轻而易举地拢住他的腰,埋头抵在他的肩上,哇哇大哭:“谢谢你秦笑,谢谢你呜呜呜!”

秦笑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有些不知道该往哪放,哭笑不得道:“姐,你干嘛啊,不就替你打了个架吗?用得着感动成这样吗?”

“闭嘴。”田洋洋声音含糊不清地凶他,“我就感动,我就感动!”

行吧,秦笑举着手臂,任田洋洋发泄她无处宣泄的、澎湃的感谢之情。

“这样,要不洋洋姐,你也叫我一声恩人听听?”

“滚!”

“咳。”门口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周晟源挽着小臂,倚门挑眉看向拥在一起的两人。

说恩人恩人到,秦笑下意识地把怀里的田洋洋推开,犹如一个干了什么坏事被抓住的小孩一样,手足无措笔直站在原地。

“恩人!”被迷迷糊糊推开的田洋洋扭头看到周晟源,立刻眼含热泪地扑过去,“恩人呐……啊!”

秦笑两指拽住田洋洋后衣领将她拉了回来。

“已经解决好了?”秦笑清清嗓音,突然有些不敢直视周晟源。

周晟源没接话,挑眉不疾不徐地走近秦笑,眼底带着些探询的意味。

“那个,谢了。”秦笑摸着鼻尖,依然躲着周晟源的眼睛,耳尖却不知觉地红了。

“怎么就谢?你怎么知道解决好了?”周晟源站在秦笑面前极近的地方顿住,反问道。

秦笑抬头,猝不及防地对上周晟源的眼眸,瞬间怔住。

周晟源的眼睫很长、很直,浓密睫翼下的眼眶深邃,瞳仁如同一潭深水,视线专注地落在秦笑的身上。

秦笑微仰着头,眼睛往下是挺直的鼻梁,嘴唇厚薄适中,带着点唇珠,唇色很好……秦笑重新将视线凝在周晟源的山根那一处,脑子里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的一句颜色废料。

“看什么呢?”周晟源的声音很浅,温润低沉,说话时的热气仿佛扑在秦笑的眼睛上,使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有些恍惚地看着周晟源。

“……”周晟源退后一步,新鲜的空气涌入两人间,秦笑瞬间清醒,从那莫名的空茫中跳脱出来。

“怎么了?”拉开一步距离的周晟源歪头笑着看他。

一大片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秦笑的耳尖蔓延染至他的两颊,秦笑捂着脸,仓惶退后好几步,后背抵上墙。

“没、没事,都解决好了?”他重复一遍。

“嗯哼。”周晟源含着鼻音答他,声音含着点极易察觉的愉悦,“都解决好了。警察看过监控,基本能判定了——小孩,你还挺仗义嘛,也挺猛的。”

周晟源嘴角含着笑,身体向前倾了倾,故意吓他:“不过下回不能再随便动手了,要不是看你也是病人,你现在就该在警局了。”

秦笑往墙上缩了缩,脸红地摸了摸耳朵:“知道了……”

周晟源依然笑着,眼神大大方方地落在秦笑的身上,像在等待着什么。

感受到周晟源的目光,秦笑埋着头,身体无意识地往墙上瑟缩,似乎想像小动物一般把自己埋进沙地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声道:“……谢谢。”

“扑哧!”装了好半天大尾巴狼的周晟源终于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秦笑柔软的发顶摸了一下,“好了,我接受。”

周晟源心底满足地收回手,能听到这小孩真心实意地与他说一声谢谢,倒也不是很难嘛。

正如周晟源能意识到打架的人会是秦笑,他同样能猜到这场事件的大致原委,因此,看到监控视频时,他没有很诧异,倒是这小孩让他有些刮目。

监控画面调到半个小时前。214号房。

田洋洋和另一个小护士分别推着小推车走进病房。小护士负责给隔壁病床的病人扎针,而田洋洋则负责给林秀芬扎针。

林秀芬的大儿媳妇正坐在床尾给林秀芬捏脚,见田洋洋过来了,冲她礼貌地笑笑,赶紧让开了位置。

田洋洋也回以一笑,她对这个勤快老实的女人挺有好感的,可惜遇到了一个刻薄的婆婆,几乎每次来,田洋洋都能听到林秀芬的骂声。

果然,大儿媳妇刚松开手,林秀芬就指着她开骂了:“你这臭婆娘还敢偷懒?给我继续按!”

大儿媳妇皱着眉,拘谨地和婆婆小声道:“护士来了,先让护士打好针吧……”

“你个丧门星!”林秀芬一巴掌挥过来,大儿媳妇瑟缩着,却站在原地不敢躲开,一旁的田洋洋看不下去了,一手把她拉开,另一手举着闪烁着寒光的针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秀芬:“林阿姨,麻烦你躺好了,要是针扎错了地方就不好了。”

碰到田洋洋,林秀芬没那么神气了,大掌落空后朝田洋洋翻了个白眼,没再管大儿媳妇,而是一副大爷模样地躺在床上,伸出手臂等着田洋洋伺候。

田洋洋特意把大儿媳妇往后推了推,才低头开始给林秀芬的手臂消毒。

大儿媳妇感激地看了田洋洋一眼,识相地拿起开水瓶去水房打水了。

另一边的小护士给病人和和气气地打着吊水,黄宏才却不知何时摸了进来,径直走到田洋洋身后:“小田护士。”

带着怪味的气息突然出现在脸边,田洋洋吓了一跳,手中的针头一歪,扎了个空,林秀芬顿时不满,大声嚷嚷:“你会不会打针啊,给我叫护士长来,叫护士长来!”

黄宏才突然脸色一变,猛的伸手把田洋洋往床边用力一推:“你对我妈干什么呢?”

那肥手却极不规矩,直接往田洋洋的胸前探去。

田洋洋吓呆了,撑着床挣扎起身,林秀芬却在被子下偷偷用腿紧紧夹住她,手指拽住她的头发用力往下扯。田洋洋惊恐地尖叫起来,手里握着针用力在胸前挥舞,隔壁床的小护士听见不对劲转过头,顿时吓得尖叫起来,扑过来把黄宏才往后推,黄宏才却把那双油腻的手使向小护士。

隔壁床病患是个中年男人,一见情况不对劲,立刻冲上来挡住黄宏才,扭了好几次才把他推开,顺便一把拉起被锢在病床上的田洋洋,护着两人让赶紧出去。

田洋洋和小护士互相搀着逃一般跑回护士站,浑身哆嗦地哭个不停。护士长问了情况后气得发抖,正召集科室男同志的时候,秦笑恰好溜达过来。

没说两句,秦笑再次不见了人,几个小护士拦下护士长,有人说先找主任院长,有人说拎出去再打,有人说还是报警吧,你一句我一句,三三两两七嘴八舌,还没定夺下来,就见跑下来个病人,说二楼有人打起来了。

监控转到二楼走廊。

从俯角的角度看过去,秦笑身形单薄,步子不大,被刘海遮住脸庞,看不清神情,但能看到他的手指在空中随意地画着圈,像是在很悠闲地散着步。

本着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秦笑径直走进214。

监控又切到214病房。

之前帮忙的中年男人早下了楼,正在护士站佐证,214房里只剩黄宏才、林秀芬和她的大儿媳。大儿媳妇显然知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正站在黄宏才跟前,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些什么。

黄宏才明显不耐烦,猛地对她扬起巴掌,大儿媳妇身形瑟缩一下,油腻的手腕却从背后被人扼住,黄宏才惊讶回头,秦笑松开了桎梏住的手腕。

病房的监控只能录像,收录不了声音,透过不明显的口型,分辨不出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只见秦笑身形极快地推开旁边站着的女人,下一秒黄宏才的巴掌就朝秦笑扬了起来。

在监控室里看到这儿时,周晟源的心猛地沉了一下,他攥紧了一旁扶手椅的椅背,额角青筋直跳。

秦笑后退一步,侧腰躲开了黄宏才的巴掌,黄宏才又一脚踹了过来,秦笑再次躲开,往门口方向躲去。

病房内还剩另外两人。那大儿媳妇的心揪得紧紧,刚才若不是秦笑拉住了黄宏才的手腕,只怕那一巴掌早落在了她的脸上,可是秦笑那小小的身板,能打得过黄宏才吗?

林秀芬却是一脸安然看戏的模样,只偶尔朝秦笑的方向啐骂两句。

黄宏才再次抬腕,这次是屈肘往秦笑头上砸去。

视频外的周晟源心底一惊,虽然刚才的秦笑看着安然无恙,除了手上有点擦伤外并未受伤,但若是这一肘砸上去,必定会很严重。有过打架经验的人都知道,打架时拿拳头砸人的威力远远没有胳膊肘大,胳膊肘比拳头硬的多,落下来才是真的狠。

这黄宏才真他妈手黑。

周晟源呼吸压到最缓,秦笑却是直接正面迎上,两手抵住黄宏才的胳膊,猛地屈膝击上黄宏才的小腹,趁他弯腰后退时,狠狠挥拳揍向鼻骨处。

黄宏才顿时涕泗横流,鼻骨的伤带动内组织的伤,鼻腔内一阵灼痛,下意识地捂着鼻子后缩。

秦笑不等他后退,直接攥住手腕,胳膊夹紧手肘,转身腰部猛发力,快准狠地给了黄宏才一个干脆利落的过肩摔!

“漂亮!”在旁边看监控的小警察一个没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周晟源和他的头儿同时看向他,小警察立刻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嘴巴上拉链的姿势,乖乖闭嘴继续看监控。

周晟源和那位头儿收回视线,心底却不约而同地有了和小警察一样的想法。看监控看到了秦笑揍人的这一段,自然不会漏下前头黄宏才那恶心的一幕,当时就有人蠢蠢欲动,拳头硬了,秦笑这几下,刚好替他们出气了。

过肩摔后,黄宏才重重砸在楼道的地面上,随后便被秦笑用膝盖顶住,被一拳一拳地揍得不可招架,毫无还手之力。

林秀芬看自己的儿子占了下风,终于躺不住了,张牙舞爪地骂着起来要帮忙,一旁唯唯诺诺的大儿媳妇赶紧扑上去,看着是扶住,实则是拽住,拖着她不让她冲上去,怕那瘦弱小孩受了阴亏。

闹大的动静很快使走廊围上了一圈的人,黑压压的人头围成的圏子里,秦笑低着头,一拳、一拳的落在黄宏才的脸上、胸口,虽然听不到声音,但监控那头的画面却让人想拍手称快。

做的好,为民除恶!

“咳咳。”为首的警察点了暂停,看向周晟源,有些刻意地说,“虽然情有可原,但是法治社会我们还是提倡法治,不鼓励以暴制暴。”

周晟源也清清嗓子,配合道:“您说得对。”

一旁的小警察听着话,默默把视频关掉了,监控上的界面重新回到了安静的走廊。

警察头儿又说:“但是呢,通过查监控,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小同志是正当防卫,前两下他都没有还手。”

周晟源从善如流地接话:“是的,从监控中可以看出,我家小孩是躲到无处可躲,才不得已自卫反击的。”

一旁听愣了的小警察:“excuse me?”

你们在说什么?但小警察旋即又明白过来,怎么叫恶人自有恶人收呢?这就是。对付无赖地痞流氓,有时亦正亦邪,才是真正正义的化身。没有非黑即白,没有非此即彼,刮骨疗毒,比一千句、一万句苦口婆心的说教都要管用。

很明显,秦笑的做法就很大快人心。

你有点嚣张小说
你有点嚣张
主角为秦笑周晟源的小说《你有点嚣张》是作者程文话多正连载的一本小说,你有点嚣张的主要内容是:周晟源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但现在不同了,因为他的身边终于出现了一个爱着他的人,愿意陪着他到老。

网友热评: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